鬼寂

大家好这里寂寂_(:з」∠)_ 这里是今天份的粮请签收(现代au,脑抽产物,作者已经放飞自我)
——————————————————————
 

       看着面前正在手机上蹦哒着试着发短信同时还疑似是马利克的松鼠,阿萨辛工作组扛把子阿泰尔不禁开始陷入沉思......
       
        由于近期工作量猛增,阿萨辛们纷纷开始埋头苦干。当阿泰尔从一堆文件抬起头时才发现本应该同被文件淹没的马利克不见了,问了一圈这才知道一上午马利克都没出现。
        “诶,我说老大啊,马哥可能今天不舒服吧,”艾吉奥像咸鱼趴在桌上说着“以前马哥干了那么多活,要不这次干脆让他放假一天呗。”
        阿泰尔认真思考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问道:“那他的那堆文件咋办?”
        “老大你跟他关系那么好,就帮他弄一天呗。”
        听了这话,阿泰尔立刻抬头看着马利克桌上的一打文件,果断起身边走边说:“。。。我去马利克家看望一下他。”
        到了马利克家门口,阿泰尔敲了敲门,然而杵在门口杵了许久也没见马利克开门,因此有多年爬墙翻窗经验的阿泰尔果断选择翻窗进入。
        阿泰尔悄悄地潜入马利克家里,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马利克的身影,于是阿泰尔下一秒就走向紧闭着门的卧室,推开门的瞬间阿泰尔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迷之沉默
        阿泰尔看着眼前腹部是白色,其余都是黑的还有条大尾巴的松鼠,下意识的问到:“是马利克吗?是的话叫一声。”接着他就听到那只松鼠立刻发出了“咕咕”的声音......小(好)伙(基)伴(友)突然变成松鼠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阿泰尔一脸凝重的看着马利克,问道:“所以......你今天准备怎么办。”马利克凝视着阿泰尔,默默用尾巴拍了拍身下的桌子。“你的意思是待在家直到变回去吗?”马利克点了点头。“那么你接下来可以独自生存吗?你觉得你不会被饿死吗?以你现在的体型上厕所确定不会掉马桶里面吗?”然后阿泰尔静静地看着马利克愣住了,好像是在认真思考,然后跳到了自己身上缩到衣服口袋里。“所以你这是打算一天都跟着我吗?”听着口袋里传了一声无可奈何的叫声,阿泰尔嘴角不禁上扬。
        趁着中午几乎没人在办公室,阿泰尔带着马利克偷偷溜回了办公室。马利克从口袋里伸出脑袋,迅速环视四周确定附近没人之后立刻窜到桌上躲在一堆文件后面,然后静静地看着阿泰尔立刻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小纸盒子还用美工刀开了一个小口对他说:“马利克不好意思委屈一下,如果有人来了躲盒子里躲一下,记得盖子盖上。”阿泰尔看着马利克一脸想咬死自己但为了不被发现于是默默躲进盒子,阿泰尔表示内心很爽。
        然而调戏馆长再爽也敌不过再多一人份的工作量所带来的痛苦,更何况那些工作还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马利克静静地趴在盒子上看着阿泰尔充满斗志地看着电脑开始工作,接着脸上渐渐写满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嘛,然后直接跪了后果断表示看不下去,冲过去一爪子拍走阿泰尔在键盘上的手开始用他的小爪子围着键盘跑来跑去打字,还瞅了一眼阿泰尔,再打出NOVICE这六个字回头确认阿泰尔看到了之后删掉继续之前的工作。阿泰尔:……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阿泰尔承认那一天下午是自己过得最愉快的下午,和往常一样的工作,虽然少了有人叫他菜鸟有点不习惯,但是多了只毛茸茸的生物随时可以撸毛这一点很爽,而且看着马利克吃瘪不能回击表示更爽了。接着他看见马利克抱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u盘扔到窗外了......等等==那个u盘好像是我的......卧槽里面还有刚刚完成的工作!!!就这样马利克静静地看着阿泰尔以阻止艾吉奥开口唱歌时的冲刺的速度冲下楼,然后默默把藏在尾巴下的u盘放回桌上,喝着水坐等累成狗的阿泰尔放弃搜寻爬上楼。呵,果然是菜鸟。
        完成带着马利克松鼠潜入(?)公司一天任务的阿泰尔回到家立刻累趴在床上秒睡了。马利克站在旁边桌上看着趴在抱枕上睡着了的阿泰尔默默扯来条小毯子盖好,然后趴枕头旁边也渐渐进入睡眠。晚安,菜鸟。
        第二天
        “嘿,马利克你病那么快就好啦。诶你怎么带了只猫过来,还带着铃铛蝴蝶结,没想到你还挺有少女心的。”
        “这猫是菜鸟家的,这菜鸟昨天不知道作什么死了今天也生病了,为了让他好好养病我帮他暂时照顾一天。”
        阿·早上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猫·被马利克强行戴上铃铛蝴蝶结·泰尔表示内心宛如被马利克日了。

水晶

*可能ooc注意
*也许以后还会更,也许这就是个坑_(:з」∠)_

1.茶水晶
       约尔迪很早就干收尾人这个工作了,什么时候开始的也早就忘了,但是他也因此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当然像艾登一样因为亲人被杀而开始报仇来找他的人也不少,而像艾登一样执着的也没几个,大多数发现被隐藏的冰山一角后都选择了退却,剩下的极少部分人也基本上都在报仇的路上丢了自己小命,不过能够冷静的分析并处理一切的也只有艾登一个,像只狐狸一样,但是再狡猾的狐狸也会受伤,他已经不止一次把伤痕累累的艾登带回藏身处顺便帮忙处理伤口了,在第n次把受伤昏迷的狐狸送回藏身处后约尔迪开始陷入沉思……
        “……所以你给我这石头干嘛”艾登坐床上接过自己的收尾人扔过来一块透明的浅棕色石头,开始思考这家伙又开始有什么鬼主意。
        “上次帮某个人收拾烂摊子的时候在一个尸体旁边发现这玩意儿,目测可能是茶水晶,据说水晶都有记忆性,于是我就顺手拿走了……诶诶诶你别扔啊,放心啦我已经消磁过了,不会对你产生影响的啦,听说水晶具有为主人挡灾的作用,你就带着试试呗,省得被打得重伤要我收尾,这玩意儿也顺便当定情信卧槽我闭嘴艾登放下你手中的甩棍!!!!!”
        艾登后来一直把它揣兜里,也没仔细去管它,仿佛忘了它的存在。
        后来,灯塔上艾登看着拿着枪指着自己的约尔迪愣住了,同时也第一次那么快就做出决定:将约尔迪撞下灯塔。而杀了戴米安之后艾登也没再看见过约尔迪,不过他留下的最后一通电话证明了他应该还活着。后来当艾登再一次站在莫里斯面前时,他选择了转身离开,每个人都有再一次机会……灯塔附近的海底静静地躺着几块棕色的水晶碎片,阳光透过海水照耀在碎片上映出别样的色彩,没人这些碎片承载了谁的记忆,也没人知道它们的主人去了哪里,也许放弃了一切,也许开启了新的一切,不过谁知道呢。

茶水晶:代表坚毅、信念,有特殊稳定及平衡的作用,对于脾气容易暴躁、神经质或过于好动的人皆有稳定的作用,并且能协助在复杂的人际关系及状况中,妥善分析并做出适当决策。可以加强人体免疫系统功能,使人体细胞活跃,老化速度减慢,恢复青春活力。
茶晶可以给消沉的内心带来一丝希望的光明。可以克服恐惧,强化生命。